從唐詩中讀出的民事法律問題 來自:《青少年法治教育》 點擊次數:13421

提及唐詩,想必大家都不陌生,每個人都能立刻背出幾句。借助唐詩,我們現代人可以跨越時空的距離,與古人對話,了解那時候的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也可以在詩中所描寫的古代情景裡注入現代觀點來進行思考。以下有幾句描寫生活場景的唐詩,仔細讀一讀,你發現了哪些法律問題呢?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将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

兒童“打醬油”的問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将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這句詩出自“詩仙”李白的《将進酒》。《将進酒》描寫了李白與友人岑勳、元丹丘豪飲行樂的場景,全詩洋溢着豪情逸緻,又流露出人生應當縱情享樂的消極情緒。上面這句詩的意思是:名貴的五花良馬,昂貴的千金狐裘,把小孩子喊出來,讓他都拿去換美酒吧,讓我們一起來消除這無窮無盡的萬古之愁吧!

想一下,詩中的“小兒”可以獨自拿着東西去換美酒嗎?為了更方便理解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将其轉化為一個通俗易懂的現代問題:兒童可以獨自去“打醬油”嗎?事實上,這主要取決于該兒童的民事行為能力情況:如果該兒童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則隻能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實施民事法律行為;如果該兒童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則可以獨立實施與其年齡、智力相适應的民事法律行為,比如買文具、打醬油等。

那麼,如何判斷一名兒童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還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呢?答案是:在智力正常的前提下,主要根據年齡來判斷。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從唐詩中讀出的袁琳文學中的法律民事法律問題19法總則》(以下簡稱“《民法總則》”)将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下限由《民法通則》中規定的十周歲下調到了八周歲,規定“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這意味着,八周歲以上的兒童就可以自己去“打醬油”了。法律之所以進行了這樣的調整,主要是考慮到現代八周歲兒童的心智成熟程度已經明顯高于以前的同齡兒童,他們有一定的辨别和判斷能力,所以他們應當有權獨立實施一些民事法律行為。

“詩聖”也遭侵權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這句詩出自“詩聖”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杜甫晚年生活窮困潦倒,他在成都浣花溪旁邊蓋了一座茅草屋以栖身。八月深秋,狂風怒号,卷走了屋頂上的好幾層茅草。一群兒童見詩人年老體弱,便當面變為“盜賊”,毫無顧忌地抱着茅草跑入竹林中。

從詩中的描述來看,茅草是杜甫的個人财産,杜甫對茅草享有所有權。這群兒童未經杜甫同意便公然抱走茅草,他們的行為已經侵犯了杜甫對茅草的所有權。加之這群兒童均未成年,尚屬于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一般情況下,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是他們的父母。所以,在這起侵權案件中,“南村群童”的父母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老年人的權益保障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

這句詩出自唐代詩人劉禹錫的《酬樂天詠老見示》,是劉禹錫對白居易《詠老贈夢得》的答詩。意思是說人們都會顧慮自己的衰老,因為老了之後就沒有人憐惜自己。杜甫在《登嶽陽樓》裡也曾感歎:“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當時,杜甫的親戚朋友音信全無,加上自己又年老多病,颠沛漂泊,難免觸景傷懷。與身強力壯、精力充沛的年輕人相比,老年人身體的各項生理機能都在退化,他們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需要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和保護。

中華民族自古就有敬老、養老、助老的傳統美德,這也反映在我國的法律之中。我國《憲法》第四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喪失勞動能力的情況下,有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2015年,新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生效實施,從家庭贍養與扶養、社會保障、宜居環境等方面全方位保障老年人的權益。

而且,我國《民法總則》在完善監護人制度時,将被監護人的範圍擴大至“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這意味着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将被納入監護體系,老年人的權益得到了進一步保障。

古人雲:“詩以言志,文以載道。”很多唐詩不僅僅是在叙事寫景,字裡行間還透露着詩人的志向與情懷。當我們在品讀唐詩時,可以通過文字來了解千百年前人們的生活狀況,可以揣摩詩人寫詩時的心境,還可以從法律的角度來探讨相關問題,豈不是趣味多多,收獲多多?